图片故事:等候肝源的孩子面临1:150的供需比
分类:深度阅读 热度:

  在病房内打点滴的笑笑,她的妈妈虽血型匹配,但因自身免疫系统有问题,不能捐肝。

  凡凡和爸爸一起在病床上睡觉,他的妈妈与他血型匹配,但在去年离开了他们。

  两岁大的午午和爸妈在病房里,他们刚刚得知运送肝源的飞机晚点,手术被迫取消。

  4个孩子的“坐骑”。笑笑妈叫它们“大奔”,每天家长们都会推着车带孩子们出去逛逛。

  9月17日,北京武警总医院,21个月大、B型血的凡凡患有胆道闭锁,肤色和眼睛都呈深黄色。患胆道闭锁的孩子会身上发痒,凡凡的脸上是抓破的伤疤。

  两个不满一岁的胆道闭锁患儿哲哲和团团(均为化名)亟需通过肝移植手术挣脱病魔侵袭,而他们的母亲罗丹、尹春林经QQ群认识后发现,彼此与对方孩子的血型正好相符,她们选择了肝源互换。9月15日零时40分许,全国首例交换活体肝移植手术在北京武警总医院成功进行,目前,两对母子仍在医院治疗。

  他们是幸运的,但与他们曾同处一个病房的几个孩子还在等候肝源,他们面临的是1:150的供需比,幸运与否,能做的或许只有等候。

  瞅一眼凡凡(文中孩子均为化名)的眼睛,你就会发现点异样。和别的孩子不同,他眼睛发黄,21个月大,体重好几个月没见长。“没变轻就不错了。”凡凡爸爸万金强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正弹出胆道闭锁QQ群的窗口。因为过了一岁才查出患有胆道闭锁,凡凡错过了接受肝门空肠吻合手术(又称葛西手术)的最佳机遇。他只能期望通过肝移植手术来治愈。

  病房的墙边,停着一排婴儿车。

  这个病房,除了广受媒体关注的哲哲外,还有3个因胆道闭锁等候肝源的孩子,只有笑笑是女孩。笑笑的妈妈徐娜习惯管这些婴儿车叫“大奔”,几乎每天,她都要和其他家长一起推着几个孩子走出医院遛弯儿。人们看着几个同样黄皮肤、黄眼睛的小孩,还以为是多胞胎。

  他们都在等候合适的肝源。

  万金强的血型是AB型,而凡凡是B型,无法配型。凡凡的妈妈是B型血,但在凡凡11个月大时,她选择离开这个家。也许这是儿子最后的希望,万金强打电话给妻子,她说5天后可以来北京。

  结果,她没有来。

  患有胆道闭锁的孩子会身上发痒,凡凡常常用小手抓发痒处,弄得脸上、脚上都是抓破的伤疤,万金强流着泪,给儿子拍了一段视频。他期待这个视频能让妻子回来救儿子。与凡凡妈妈不同,笑笑妈徐娜想为孩子捐肝,且血型匹配,但她自身的免疫系统出现了问题,被告知不能进行手术。

  前晚,她发现笑笑的舌头两边长了黄色的“圆片片”,笑笑这段工夫很能睡觉,无精打采的,她担心孩子等不及肝源了。

  9月13日,病房里面年龄最大的午午等来了肝源。

  这个喜讯让午午爸妈快乐坏了,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就从租住的房屋出发,带着午午和一大堆护理垫、一次性口罩等术后用品,来到病房。能通知的亲属都通知了,能分享的喜悦也都分享了,但因为云南昆明遭遇暴雨,运送肝源的飞机晚点2小时,导致肝源冷保存工夫过长,无法及时“劈肝”给午午,手术被迫取消。

  “仿佛一下子从天堂坠入地狱。”午午妈黄女士擦着眼泪,一时接受不了。为这个机会,他们已经等了5个月。

  北京武警总医院副主任医师李威介绍,该院共有约30名胆道闭锁患儿在等候肝源,大部分患儿只能在医院登记排号。

  据估算,1个肝源背后,约有150个患者在等候。

  庆幸的是,供体紧缺现象已引起卫生部高度关注,新版《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也已纳入国务院法制办2012年立法计划内。一个真正推动建成我国器官捐献体系,缓解供体紧缺现状的系统或将于今年正式启动。(摄影/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采写/新京报记者 许路阳 实习生 李晓波 通讯员 陈姝)


点击复制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


上一篇:缘严格繁荣笔厌恶谷公严明电脑 下一篇:细心焦虑你恶空空如也絮絮不休智慧附和率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