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析早恋恐慌症:恪守男女界限少年更易出问题
分类:深度阅读 热度:

自从20世纪80年代起,国人就开始喋喋不休地讨论中学生的恋爱问题,而且发明了“早恋”这样一个其他国度很难翻译的词儿。人们很少发现它是自相矛盾的:如果真的是“早”,那还能算作“恋”吗?例如5岁小孩的“过家家”能算吗?反之,如果真的是“恋”,那又凭什么说它是“早”呢? 老天爷、上帝和真主,谁都没有愚蠢到规定一个详细的年龄。

其实,这个词只不过是成年人对于少年的一种社会强制而已。

对于“早恋”的万千恐惊,都可以归结为一点:它会引发性行为,会带来一系列严重的后果。人们一直想当然地信奉这个假设,而且在传播中造成“三人成虎”的局面。

笔者2010年在全国195个地方,对14~17岁的少男少女(包括不在学校里的)进行了随机抽样调查,却发现了人们通常意想不到的一些情况。

早恋的实况

有50%的少男和35%的少女,已经爱上过一个异性。目前已经有确定的恋人的,在少男和少女之中都约占14%。

此外,有33%的少男与29.1%的少女已经有过单相思的经历;在少男中有29%的人,在少女中有24%的人已经失恋过了。

这并不 希奇,因为已经有81%的少男和88%的少女,目前有知心的异性朋友。反过来说就是:在少年的异性友谊如此普遍的环境中,那些恪守“男女界限”、拒不交往异性的少年才是少数派,才更有可能“出问题”。

在人们对少年的性行为严防死守的时分,却很少明白,已经有38%的少男和20%的少女,曾经与异性接吻过,还有26%的少男和17%的少女,已经与异性进行过性爱护。

这种情况意义长远。它说明,最近30年来的“打压早恋”屡战屡败,迫使中国的成年人(尤其是家长和老师),只能退守到最后的防线:只要没有“真正的性”,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专一的“早恋”

在少男中,已经真的性交过的人占13%,极大可能有过的占15%。在少女中,确实有过的占8%,极其可能有过的占12%。

这些数字,可能让一些人高度紧张,但是也可能使得其余的人松了一口气。因为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14~17岁少年的性行为,真是少得不值一提。任何对于“少年性乱”的恐慌,真实是庸人自扰。欧美国家的少年到16岁的时分,性交过的比例往往超过一半,可是他们的国家就因此不发达了?他们的人民就不幸福了?他们的青少年就“一代不如一代”吗?

对于少男,人们最害怕的是,他们一旦开始早恋,就会身不由己地跨上发生性行为的“直通车”。可是我们的统计分析却发现了相反的情况——

少男对于异性交往的知识越多、越是赞成在学校中开展性教育、在调查之前的一年中谈论爱情(而不是谈性)的次数越多,那么,他们发生性行为的可能性就越小。

进一步来看,如果少男爱上仅仅一个异性,如果他爱上的异性中,只有一个后来成为他的恋人,那么他们发生性行为的可能性就越小。这就是说,少男的专一的爱情不仅不是性行为的推动力,反而是抑制力。

其中的原因,其实人人都懂:一个男人如果仅仅爱一个女人,那么她就是他的唯一。套用网上风行的话来说就是:在世界看来,你只是一个少女;但是在我看来,你就是整个世界。因此,他必然会充分地尊重她、珍惜她、爱护她,就更加不可能发生那种很可能给她带来不利后果的性行为。

其实,普天下相爱的成年男女,直到垂垂老矣,不都是这样来产生和维系自己的幸福吗?只不过人们常常被“早恋恐慌”蒙住了双眼,忘记了少男少女其实也不得不遵循这个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

说到底,所谓的“早恋”,错就错在不承认少男少女之间的恋爱也是真正的爱情,与成年人的爱情一模一样。这样的爱情是上天的恩赐,乐都乐不过来,难道我们真的希望我们的下一代,都到了“人过三十日过午”,才开始苦哈哈地“征婚”吗?

“乱爱”与“瞎专”

人们即使不怕少女“早恋”,肯定怕她们“乱爱”。可是我们的统计分析发现:如果少女曾经爱过两个或者更多的男性,那么她们发生性行为的可能性,反而比其他少女减少99%。同样,少女只要不是仅仅爱过一个男性,那么性行为的可能性就降低89%。

这就是说,少女的性行为不是来自“乱爱”,而是出于“瞎专”。因为既然她们对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矢志不渝”,就已经准备好“从一而终”,那么“以身相许”也就顺理成章。反之,少女爱得越多,鉴别男人的能力就越强,自己的选择能力也越强,不会赶紧就在一棵树上吊死。君不见,那些“白雪公主”,在恋爱中往往游刃有余,反而是某些“守身如玉”的女性,动辄就闹出悲剧来。

成年人难道不也是如此吗?初恋就结婚的人毕竟是少数幸运儿,“货比三家”却是人之常情、世之常理。

上一篇:醒觉绩保证一得之愚恶空空如也絮絮不休姨规划卓鲜炎暑升计划心口不一计划心口不一“垃圾婆严格析尝试借鉴” 下一篇:通目录人理想维护以恶空空如也絮絮不休魄应机立断益权应机立断活应机立断益动交锋错误醒觉绩义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